建筑楼宇

  严防境外病例输入,已经成为中国战“疫”亟待啃下的又一块硬骨头。

产品需求与挑战

  在第一个阶段中,为了能够使劳动者在家主动隔离,减少外出聚集的风险,不少地方政府出台了带有福利性质的劳动政策。这其中,最有名的当属上海市的“延迟复工期间属于休息日,复工期间上班,应付两倍工资”政策以及北京市的疫情期间“每户家庭可有一名职工在家看护未成年子女,期间的工资待遇由职工所属企业按出勤照发”政策。这些通过扩张企业支付义务来稳定防控的政策,不仅缺乏严谨的立法依据,也对疫情的持续时间和后果缺乏正确预判。一方面,随着疫情事件不断延长,这种“国家防控、企业买单”的短期操作无法持续,企业停工成本与日俱增,已经到了生存边缘。但另一方面,由于疫情期间的全国关注,这些政策被各类媒体广泛传播,会促使劳动者主动向企业主张这些政策,如果不能满足则会积极地找劳动仲裁去打官司,这很大可能会带来疫情后期劳动争议的大规模发生。

  3月16日13:50,国航CA082航班载着125位乘客抵达温州龙湾机场,乘客中大多是浙江省温州、丽水等地的侨胞和留学生,有不少是儿童和老人。